和解与悲壮,人生在世

(由于爱奇艺版有一定程度的删改,所以第十三、十四集剧评合在一起完成,主题上的理解以未删减版为准。)

(看正片前喝了满满一大碗剧透,这是好事还是坏事呢……呢……呢……)

第十一集的内容基本围绕两个事件展开:M3病毒防控和绑架。与简洁的剧情分配相比,剧集中体现的主题就丰富得多,我头脑中最先浮现的三个关键词是:胜利、和解与悲壮。

女主角的请求,编剧绝不会只让男主角嘴上答应就敷衍过去,第十三、十四集刘大尉果然去了百货商店,还不止一次。有时“百货商店”指代的事情不那么柔和,但观众可以理解:这都是为了祖国。另一方面,即便在这种残酷的场景中,编剧也不忘给各路观众发糖。

古今中外的人们都有一个共识:人生如戏。用学者的话是这么说的:

“胜利”主要体现在医护人员身上。战胜M3病毒,战胜自己的恐惧和恶势力的干扰,他们的经历从不同角度、不同侧面阐释了这个主题词。战胜病毒不仅指用医术控制和消除疫情,也包括即便被病魔侵扰也能以意志对抗自身的病痛,比如尹明珠。灾难面前最能显示一个人的内心幽隐,也最能给一个人留下难以忘怀的记忆。李致勋和姜成宰的成长自灾难起,至灾难终(更准确的说法是更上层楼),两人的矛盾在这一集顺利解开(虽然小姜本来是建筑工人,不过编剧显然把他和李医生捆绑在一块儿了)。有时,心中的恐惧比致命的病毒更有压迫感。硬币都有两面,李致勋的自责固然带来沉重的压力,却也成为尽全力拯救生命的巨大驱动力,令他“沉睡”的能量爆发出来;而正是看到“爆发”的李致勋,才让姜成宰对这个“仇人”彻底改观。李致勋内心的挣扎被小姜的反应牵动,对方的肯定让他终于战胜一直折磨他的自我质疑和否定,恢复原来的开朗。在一个月之后重新接听爱人电话的时候,他为自己终于做回原来的自己而由衷开心,那么这个“原来的自己”究竟是什么样呢?是那个为了理想而热情付出的,单纯美好的青年。其实这个“自己”不曾变过,只是慌乱中的李致勋迷失了对自我的认知。经过这场风波,他的内心更加坚定,不会轻易被别人的反应牵着走了。至于恶势力的干扰,站在风口浪尖的是阿古斯和他的手下,然而他们背后的力量才是让医护人员和维和部队无奈的源头,丹尼尔和姜暮烟或多或少都付出了代价,值得欣慰的是百姓的生命最终还是得到了保护。

“祖国”这个关键词其实很早就在剧中出现,第五集刘时镇在餐厅认真地向姜暮烟解释“爱国心”,“热爱国家,对祖国和民族忠诚”则是编剧借姜暮烟之口点出全剧的一大主题。阿古斯的命运从反面深化了这个主题,引发观众的思考:当一个军人发现自己的祖国并不是想象中那么美好,实际的所作所为与宣传相差甚远,是坚守自己的信念还是逃离?面对强大的国家机器,个人的使命感是否还有存在的意义?不过放心,《太阳的后裔》毕竟还是一部韩国的主旋律作品,且不说刘时镇对电话另一端的质问,他与美国军人在阿古斯棺木前的对话已经给出了提示:把“祖国”与国家机器简单等同而没有将这片土地上的国民考虑在内,就会像这个悲剧性的人物一样,被权力抛弃也被国民抛弃。那名美国军人希望刘时镇能活下去,除了惺惺相惜或许也有触景伤情的成分,愿眼前的战士不要步阿古斯后尘。

只活到1982年的社会学家戈夫曼先知般地洞见了一切社交网络人格。他认为,日常生活就像剧场,每个人天生演员,通过各种符号自我美化,进行合乎他人期待的表演。演员们有时组成剧班,相互配戏;有时又互为观众,进行互动。(from微信文章《拿什么叫醒你,我朋友圈里的影帝》)

说“胜利”还不能忘了白衣天使们的“战友”,也就是驻地的维和军人们。如果没有他们全方位的保障支持,医疗救援将会更加困难:如果没有崔中士(?)修理电路,陈永寿恐怕性命难保,其他伤患的治疗也将受到限制。从cp控的眼光看,誓言cp的感情确定后的保持之道正在两人并肩奋战,不但不能长相厮守的问题迎刃而解,而且在克服种种困难的过程中留下更多共同的心跳回忆,不管是对爱人的理解还是对二人追求的认知都会得到升华。实际上“战友”的定位从地震救援时就已显露,看来这是编剧对誓言cp感情线的有意安排:确立恋爱关系后无法再以暧昧戏码填充,所以利用紧张的节奏吸引观众注意力,并在其中体现两人的“势均力敌”,给观众“这份感情不一般”的新鲜感。救援cp的爱情阻力在本集以意外的方式轻松化解——当然,这个“轻松”是就情节时长而言。能让说一不二的司令官立即改变态度,背后的原因绝不简单,深沉的父爱是基础,50%生存几率下女儿的心愿与父亲的愧疚是最强大的助推器。没有人是失败者,只是爱胜过了现实的束缚,让这对父女得以和解。

相比之下,安上尉(提安)的处境更加复杂,祖国背叛了他,他却不肯背叛祖国。在这里,背叛他的是国家机器,而他不肯背叛的是民族,是一代代人传承下来的信念。身上的多重使命给军人出了一道复杂的选择题:趋利避害是生物的天性,与民间人士一样,他们有对普世价值的敬畏,也有为民族利益奋斗的自觉,而军人的天职是绝对服从上级命令。当个人利益、普世价值、民族利益与上级命令出现冲突,他们应该如何抉择?安上尉做出了对自己现实利益最不利,然而最符合自己理想信念的决定:除掉沦为雇佣杀手的前下属——普世价值、民族利益和上级命令均符合;试图带重要芯片回国——普世价值、民族利益至上,但必然引来追杀;知道长官阴谋嫁祸给自己仍坚持回去复命——完成上级命令,个人利益(生命和荣誉)则面临极大风险;试图杀死长官——以一己之力对抗强大恶势力(不仅为了正义,也为了和平)的悲壮行为不仅要以自己的性命做代价,更可能连应有的尊敬都得不到,反而以杀人犯的耻辱名声陪葬。尽管阿尔法队及时阻止了攻击,他回国后的未来仍然阴云密布,但即便如此他也不后悔,因为对祖国的眷恋超过了一切。在这一点上,安正俊与刘时镇确实走向了不同的道路,因为对“祖国”的定义有所不同;但对国民与民族相同的大爱又让他们殊途同归。

对于追求事业顺利或者人生平稳的人,这种“演技”完全必要;但要建立一段稳定的亲密关系,有时恰恰是“无招胜有招”。第四集中的姜暮烟和刘时镇就是在戏剧化的经历里放下“演技”,才让两人的关系在不知不觉中稳步前进。

李致勋恢复自信与开朗的过程,不仅是面对自我否定和自我怀疑的胜利,也是与自己的和解,当然同时还是与伤员姜成宰的和解。而和解的另一方——姜成宰,也在这一过程中逐渐走出自恋,学会关注他人的处境、感受和需求,在自我与他人间搭起和解的共处之桥。另一对和解的人物是姜暮烟与尹明珠。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,更何况她们是否有过友谊还值得怀疑XD。向来我行我素的尹明珠大概没怎么为姜暮烟郁闷过(先提润基学长的一般都不是她,这和姜暮烟形成鲜明的对比),重逢之初的不友好更像是一种自卫:因为感觉到对方的敌意,所以出于本能地以牙还牙,将门虎女嘛。从当年到现在一直心有忿忿的是谁?是除了家世背景几乎拥有一切优势的姜暮烟。不得不说,家世带来的成长环境确实可能影响人的心态。以出身和性格揣测,尹明珠应该习惯了周围的赞美和讨好,“小白脸”类型早就审美疲劳了,一个医大的学长恐怕也没那么刻骨铭心;但姜暮烟就不同了,眼下所拥有的一切都是自己辛苦打拼所得,包括与尹明珠们见惯的“精英”相遇的机会,所以一旦受挫,恼怒之情也激烈得多,更何况里面还掺杂着对自身处境的不满与对尹明珠隐秘的羡慕(她曾不自觉地承认学妹的美貌等优势,在刘时镇面前)。梁子结下了没有及时解开(尹明珠应该是懒得去管),就在姜暮烟心里扎下根,一晃就是好多年。同样个性直接的两个人在不清算过去的情况下能“化敌为友”,关键在于光明磊落的性格和相同的理想信念,以及优秀者间的惺惺相惜。即便见面时再不对盘,看出对方是前辈的心上人后便为这感情创造各种机会,不管是远程报告姜医生的动态,还是现身说法坚定姜暮烟的感情,或是“无意”中告诉刘时镇某人的烦恼还附送“解题指南”,尹明珠真是称职的红娘一枚。与之类似,看到尹明珠一人难以处理的伤员,姜暮烟也会主动上前帮助,并不计较两人间的矛盾。她们不仅专业上优秀,而且在日常生活中也是能把个人情绪与现实情况冷静分开的理性派。确定各自的感情归属后,她们的隔阂更没有了存在的理由,于是我们才能在前面看到两位“大嫂”合力管理后院的爆笑戏码。在这两集里的生死考验面前,她们的和解也上升到一个新的层次——以相互理解和信任为坚实支撑的友谊。

本文由澳门皇冠844网站发布于影视影评,转载请注明出处:和解与悲壮,人生在世